案例2 案例1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 建筑师可以卑微,也可以伟大!

行业动态

建筑师可以卑微,也可以伟大!

编辑:北京设计院       发布时间:2018-12-17

  

 

  建筑师还是个有“前途”的职业吗?

  做建筑师十八年,不长也不算短,接触过不少政府和地产商,带过的不少人都成了我的客户,认识的不少各行业朋友也实现了财务自由,而我一直在设计行业,现在一面管理团队,一面继续在一线做建筑设计。没有时间打高尔夫、打麻将、打游戏,也没有想象过有一天可以坐享其成、不劳而获…

  最近几年,房地产下行趋势、行业竞争加剧、设计费始终不涨、设计越来越难做、很多人才涌向地产公司和甲方…

  自己没有时间迷茫,却经常看到年轻同事们的迷茫。

  虽然行业有点难,但想想,一方面衣食住行人类永远需要,就算未来大规模的建设少一些,中小规模的建设与改造也会数不胜数;另一方面,前不久一个关于人工智能将会取代的职业排名中,建筑师几乎成为最不可能被替代的职业。

  既然如此,建筑师们的小悲观从何而来?

  我们的深层焦虑是什么?

  我们的设计有价值吗?

  前二十年,建筑设计从业人员急剧扩张,普通设计的门槛变低,特别对于房地产项目,似乎谁都可以设计,房子都能用、都能卖、都不会塌。

  其实,建筑设计合格不难,真正做的好却极难,需要高水平的技术和设计管理,还需要付出巨大的时间成本。

  但在一个粗放的时代,客户大多对设计并无很高的要求,也认识不到好设计的价值、并愿意为此买单,绝大部分的建筑师也放弃了追求更好的设计和服务!于是,不管房价如何涨,钱如何贬值,设计费不升反降,不但一直远低于国际标准,也与建设发展速度极不匹配!

  我们对建筑有话语权吗?

  在儒家文化影响深远的中国,孔子的一句“君子不器”,让科学家、技术人才、匠人自古地位不高,至今改变也不大。建筑师,这个在西方曾经很重要的职业在中国当下常常被视为一个普通技术人员,自然话语权有限!

  今天,往前端看,很多的建筑师只是资本的工具或者官员意志的实现者,没有独立的思想和空间,也没有愿望去影响些什么;往后端看,中国过去并没有真正的“建筑师负责制”,建筑师对项目实施阶段的控制也缺乏真正的权力。

  大多数基层建筑师,很多时候都是在客户、政府审查机构、各类评审专家的指挥棒下四处乱撞!

  我们的专业知识落伍了吗?

  在过去几十年,建筑学在很多大学里,几乎是录取分数线最高的专业,但其知识体系依然传统。当代建筑越来越像一个载体,是各种复杂诉求的集中呈现,建筑学本身的知识在项目中的重要度在下降。

  建筑师不再是独揽一切的角色,需要与方方面面的人共同完成设计,建筑师其实已成为一个跨专业的团队!建筑学或正处在一个微创新的时代,在专业领域内的创新似乎难有起色!

  我们的坚持和等待值得吗?

  这几年,每当我和朋友一起,听大家聊着资本、商业模式、互联网、区块链等话题,都有点儿尴尬,有点不安。这是一个全民焦虑的时期,以微信朋友圈为代表的媒介,充斥着各种变相的成功学和消费主义,放大着各种创业神话,贩卖着焦虑…

  所有的传统行业都迷茫了!

  用今天浮躁和功利的眼光来看,建筑师这个职业让人唏嘘,繁重的工作量、漫长的职业成长期、对人很高的素质要求,却似乎很难发得了财!

  这个职业还值得你等待和坚持吗?我们比任何一个时代都要富裕,但是我们比任何一个时代都要焦虑…

  我们首先认清了这个职业吗?

  从这些焦虑可以看出,今天中国的建筑师确实比过去更难做了,或者说,这个职业在中国更难混了!

  一方面,焦虑来自于大的时代,经济发展放缓,各行各业都受影响,尽管建筑师依然是社会中等收入水平之上;另一方面,焦虑也来自于从业者价值差异的拉开,很多建筑师难做了,也有一些建筑师业务更多了。

  建筑师如果不拓展视野、不进行知识更新、不做的更专更精,不但发展受限,话语权也只能更弱!

  想想看,作为需要耗费巨大的社会资源、对人们生活和环境产生巨大影响的建筑物,理应是极其审慎、经过思考磨砺的,过程一定不容易。

  但在一个疯狂的时代,建设的过程是草率的,什么图都可以称之为设计,画图的人都可以称为建筑师。

  那时候,有追求的建筑师也很迷茫,因为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做精品,大多数客户也没有眼光去欣赏和接受更好的设计。过去大部分从业者恐怕只能算从业者,其实离建筑师的要求还差很远,真正可以担当的建筑师,需要足够的专业知识和经验,并具备学习能力、沟通能力、团队管理能力,还能有人文素养、坚韧的性格等等,对人有很高的要求。

  今天行业的“难”一定程度上也是回归了对建筑师本身的高要求。

  我们在这个时代能更好的存在吗?

  我一直觉得,没有什么时代是最好的时代,也没有什么时代是最坏的时代!如果抛开急功近利的思想,对于真正有理想的建筑师来说,这是一个有更多可能的时代!

  我们能让自己的才华和努力呈现不一样的价值!

  建筑设计行业正在大浪淘沙!从政策看,正热议的“建筑师负责制”、“强化个人执业资格”、“弱化设计院资质”、“深圳上海试点由施工企业完成施工图”种种,看得出行业在变化,试图与国际接轨,让建筑师的权力和责任更清晰。

  从市场看,客户的要求普遍在提高,特别是年轻一代的客户,更具理想和品位,更能认可设计的价值,大部分平庸的设计机构和设计师会慢慢失去生存的空间。

  真正创造性的工作和高质量的服务比过去更有价值,公司品牌价值在变大,个人品牌价值也在变大。特别对于设计费,不同的团队和建筑师可以有十倍甚至几十倍的差距。

  目前很多客户对境内外设计公司遵循不同的付费标准和设计周期,除了一定的崇洋心态,也说明了问题。

  社会是个动态的平衡,今天人才向地产和甲方流动的趋势,会随着地产“高周转”模式的终结而改变,也会随着“建筑师负责制”的深化落地而改变,我相信,最终创造了价值的工作才真正有价值!

  我们更有机会去追求创作的本质和更好的作品!

  对于过去的中国建筑师来说,这个职业多是个谋生的手段,能附加上一点理想的人不算多。而今天年轻一代的建筑学子和建筑师,从小的生活与世界同步,耳濡目染,视野与艺术熏陶非前辈可比,同时,很多人有了比过去更殷实的家庭基础,或许可以更大程度上听从自己内心,为兴趣而工作。

  大家面对的业主也比过去有着更高的要求,如此,应该更有机会成就好的建筑、好的作品!那么,选择你的方向,用心去做,当你的境界越高、能力越强时,你越能掌控你的工作,影响他人,享受设计的过程!

  我们或能用跨界创新来拓展更多的可能!

  今天的建筑师也在变成一个更广泛的职业概念,你可以在设计公司、在地产公司、在城市建设主管部门,你可以从事设计、从事教育、从事文化媒体,你可以成为艺术家、成为工程师、成为学者等等。

  但我始终认为,直接从事设计工作的建筑师不可替代,最应该受到尊重。

  你现在做的或是大量的、受市场规律支配的商业和地产建筑,或是凤毛麟角、对创意要求高的文化建筑,或是情怀满满的小建筑和乡村建设,各种领域并无高下、都有意义。

  设计是可以多元跨界,你对设计的理解也不一定局限于建筑学本身的知识,你更可以在绿色科技、人工智能、跨界创新、项目EPC、商业模式等众多领域去成就设计和设计团队!

  我们或能实现生存与乐趣、职业与精神的一体!

  职业是你认识世界的媒介,很少有一个专业像建筑学一样,跨越了理性与感性、艺术与技术,也很少有一个专业链接着文化、科技、政治、经济、历史、社会学,还有人类生活最丰富的点滴。

  西方的三大艺术——建筑、绘画、雕塑,建筑排在首位,它承载了人类文明的进程,今天的建筑物放在历史上看,也会比现在的权利和资本更重要!

  我认识不少优秀、执着、坚持设计的建筑师,是这个时代可爱又不同的人。建筑学给了大家良知、价值观、独立的人格和自由的精神,大家入世却保有着知识分子的品格,做着别人看来不明意义的努力和抗争,可能疲惫,可能痛苦,可能成不了大师,可能被别人视为自恋、矫情,却在自己的精神世界享受着深层的快乐…

  建筑师可以卑微,也可以伟大,但这个职业不再让你先天伟大。

  如果你想发财、想轻松、想一蹴而就、或者想混日子,这个职业不适合你!

  做建筑是一种修行,她在不停的考验你,也在不停的提升你,如果你爱她、并足够用心,她会带给你深层的快乐,促使你成为一个精神自由和独立的人,带给你不一般的人生!

  以上就是关于“建筑师可以卑微,也可以伟大!”的分享,了解更多建筑资讯,关注国安北京设计院。公司在市政建筑设计、居住建筑设计、园林景观设计、城乡规划设计,特别是在建筑设计,规划设计等方面具有明显的市场竞争优势。公司坚持体制创新、科技创新,严格技术质量管理;我们富于创造性,充满热情和社会责任感。依靠活跃的思维、良好训练的员工、智慧的管理和服务,创作出不同内涵却同样精彩的设计作品,连年荣获各类省部级优秀设计奖项。

相关文章